您的位置: > 新闻频道 > 国际新闻 > 深度追踪>正文

白俄罗斯人:西欧不把我们当自己人 但我还是喜欢西方

时间:2020-08-11 09:55:47    首页:中文网    浏览次数: 字号:TT

原标题:白俄罗斯人:西欧永远不把我们当自己人,但我还是喜欢西方

[文/观察者网苏新辰]8月9日,白俄罗斯第六届总统选举投票如期结束,根据出口民调的结果,现任总统卢卡申科以79.7%的得票率赢得白俄罗斯总统选举,将再次当选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最大的竞争对手,反对派夫人斯维特兰娜·季哈诺夫斯卡娅只获得不到7%的选票。面对压倒性的结果,季哈诺夫斯卡娅表示不相信自己支持率如此之低,而不服大选结果的反对派民众也在9日晚间走上明斯克街头,再次与警方发生冲突。

面对紧张的局势,白俄罗斯已经封闭了与俄罗斯的边境通路,并派出内卫军上街维持秩序。有西方媒体认为有选举舞弊嫌疑,但白俄罗斯回击称“有境外势力干涉”。同日,观察者网编辑联系了两名明斯克市民与一位白俄罗斯驻外军官。三位被采访者的描述都提到了西方与白俄罗斯之间的矛盾及新冠疫情压抑的负面情绪被点燃。接下来是采访实录。

明斯克示威现场

白俄罗斯驻外军官(下面简称W),匿名。

观察者网(下面简称“观”):白俄罗斯近段时间频频因为街头骚乱登上国际新闻版面,您认为有哪些原因?

W:应该说内外原因都有,外部势力干涉对于白俄罗斯这样一个有强大邻居又与乌克兰接壤的国家是常态。这一次我认为西方在一如既往地想推动他们的“颜色革命”。另一方面,我认为卢卡申科总统想展现出我们是一个独立自主的国家,所以也对“邻居”的影响力表现了抗拒。内部的原因更多地集中在经济层面,疫情对经济的影响比较大,西方国家也限制了白俄罗斯人外出务工的签证,有一部分民众对当前的情况有不满情绪。我认为这才是客观的真相。

观:出口民调显示卢卡申科总统大幅领先,主要反对派候选人得票率在个位数,且不相信结果,您怎么看?您自己投票了吗?是否方便透露您选了谁?

W:是否存在选举违规,我认为要等选举委员会最终公布结果为准,我在国外所以不能对自己没有亲眼看到的事发表论断。至于得票率我认为还是与以往的选举差不多,毕竟不是每个国家都和美国一样,得票率很接近,比如乌克兰的选举得票率也很悬殊,但西方媒体不会去批评泽连斯基总统选举舞弊,这是带着有色眼镜看待白俄罗斯。我在大使馆参加了投票,我选的是卢卡申科总统。

观:能说说您选择的理由吗?

W:我们是一个小国家,所以我们需要强有力可以带领国家发展的领导人。卢卡申科是一个很有威望的人,我可以给你举个例子证明他在我们国内的威望。卢卡申科进入会议室大家都会起立等他坐下,他开会发言的时候大家都不敢交头接耳,只要他情绪激动一拍桌子或者挥舞拳头,所有人都会站起来直到他示意大家坐下。也许在西方看来这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独裁者”,但白俄罗斯需要一个强人带领国家发展。如果不是卢卡申科,我认为白俄罗斯也不会与中国签署经贸合作协议,毕竟这刺激到了国内的亲西方势力,同时俄罗斯也颇有微词。

观:您怎么看待换届选举?

W:暂时我们也没有看到更合适的人选,除非我们完全倒向西方,不得不选一位西方喜欢的领导人。

观:我看到消息,贵国封锁了与俄罗斯的边境,能谈谈你的看法吗?

W:我认为这是暂时性的一种政治姿态,我们与俄罗斯的“兄弟”关系还是稳固的,尤其是在乌克兰发生了内战的背景下。俄罗斯直接插手的概率还是很低的,毕竟我们是主权国家,俄罗斯“入侵”不太可能,会适得其反刺激白俄罗斯国内的亲西方力量。

明斯克示威现场

凯特琳·安德烈耶夫娜(下面简称“K”)26岁,明斯克人,发型师。

观:你好,抱歉这么早打搅你,我们想问些昨晚的事情。你认为是什么原因诱发了昨晚的事态?

K:我觉得就是疫情导致的经济困难。

观:对你的生意有多大影响?

K:影响还是很大的,我身边不少朋友在考虑出国工作了。

观:他们觉得在国内没有工作机会吗?还是有别的原因?他们想去哪工作?

K:国内缺少对年轻人有吸引力的工作,并且去西欧或者中国收入也更高。我一个朋友之前在国内当美发师,现在就在你们中国当服装模特。你知道的,现在斯拉夫地区的年轻人都想找一份更“酷”的工作。

观:看来全世界的年轻人都喜欢“酷”的工作。昨晚上街的人你认识吗?他们大概是什么人?

K:我想大部分都是因为疫情影响了收入,或者已经失业的人吧,起码我的朋友里去参与的就因为疫情丢了工作。

观:对于反对派怀疑选举存在舞弊你怎么看?

K:我们这一直就是这样,只要我的生活越来越好就行,我不太关心选举,也不相信选举能给我带来更好的收入。

观:方便透露你选了谁吗?

K:我选了卢卡申科,我不喜欢领导人是女性,我觉得女领导人不会给国家带来好运,比如之前乌克兰的季莫申科。

观:你觉得白俄罗斯会倒向西方吗?

K:我觉得不可能,西欧人永远不会当我们是自己人,他们根深蒂固地歧视斯拉夫人。但我还是很喜欢西方,那里更时尚,也有更好的收入。

包格丹·斯维洛夫(下面简称“B”)48岁,明斯克某知名汽车制造工厂工人。

观:您好,我想听听您怎么看昨晚的暴力示威。

B:我认为是那些希望西方国家能给我们带来更好的收入与福利的人干的。

观:您觉得如果西方援助白俄罗斯,您家能获得什么好处呢?

B:我不太相信真的会得到什么好处,也许有人想去西方打工,他们会更容易找到工作。但是只要西欧还在生产汽车他们就不会买我们的产品,我不认为能给我的家庭和工厂带来什么好处。

观:那您觉得谁能给你们带来更好的生活呢?

B:我觉得中国可以。哈哈哈哈,这不是拍马屁,中国是我们的大客户,而且我想中国也是极少数会购买我们产品的国家。

观:对于反对怀疑选举结果存在舞弊你怎么看?

B:不好说,我住在工厂的家属区,我们这里应该不需要“做票”。卢卡申科是支持我们和中国合作的,换一个亲西方的领导人我们厂会和那些乌克兰工厂有同样的命运。所以我们这个区域卢卡申科的得票率应该会很高。

观:您怎么看待换届选举?

B:长时间干同一个工作,容易变得懒惰,所以我们国家不是一个效率很高的国家,比如小区的设施翻新说了6年了也没有动静。如果要换个新人,我希望他能让政府效率更高,显然这不是换一个人就可以实现的,所以我也说不清楚怎么样更好。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