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频道 > 军事新闻 > 军备动态>正文

重组上市造假或被强制退市

时间:2020-03-21 13:51:38    首页:中文网    浏览次数: 字号:TT

2019年A公司公布的一则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通过借壳上市的A公司,在2013年至2016年虚增利润,导致公开披露的重大资产重组文件存在虚假记载及重大遗漏。此案审理中,借壳上市文件造假,对其行政处罚依托的是原证券法第193条有关重大信息披露虚假陈述的认定,并未被认定为“骗取发行核准”,尽管证监会对公司和相关人员做出了顶格处罚(60万元),但该条款对于虚假陈述的处罚力度仍是极为有限。不只是A公司,多家公司均存在上述类似情形。

“在原证券法下,对第189条的解释限定于公开发行,因而一直以来对非公开发行申报材料造假均无法认定为欺诈发行,使得这个领域的违法违规成本偏低。”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刘俊海指出,重组上市的影响力不应当低于IPO,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包括重组上市)造假对投资者的危害性与IPO造假不分伯仲,上述行为均致使公众投资者利益受损,因此都应认定为欺诈发行。

重组上市造假认定为欺诈发行

原证券法体系下一直未解的难题,按新证券法思路迎刃而解。配合新证券法施行进行有关法规的立改废释工作,证监会此次同步修订重组办法,只要重组上市存在欺诈行为,即可认定为欺诈发行,将触发重大违法强制退市,且一退到底。

“根据原证券法,确实难以认定其欺诈发行。但按照新规,借壳当中有造假的,将与IPO一样,接受统一的严格处罚,而且根据现行退市规则,重组上市欺诈发行将触发重大违法强制退市。”某上市公司董秘表示。

中国人民大学营商环境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叶林指出,新证券法在欺诈发行认定方面有两个大的变化:一方面,突出了“公告”,而不再是“核准”,只要对外公布的信息含有虚假内容,就可以认定欺诈发行,至于是否骗取核准,是否已发行或尚未发行,则不是新法判断标准;另一方面,新法不再提及“欺诈”二字,而是关注“隐瞒重要事实”“编造重大虚假内容”,新法以重大性为核心,从而有别于旧法中过于宽泛的“欺诈”。因此,新旧法律相比,新法的外延明确扩大、条件则有限制。

2018年第三轮退市制度改革发布的重大违法退市相关文件中,已将重组上市的造假行为涵盖在内。以深交所《上市公司重大违法强制退市实施办法》为例,其中第四条第(二)款已明确规定,上市公司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并构成重组上市,申请或披露文件存在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重大遗漏的,被证监会依据证券法第189条作出行政处罚决定,或被法院依据刑法第160条作出有罪裁判且生效(欺诈发行股票罪),将被终止上市。但当时由于原证券法第189条有关欺诈发行的反馈框定在公开发行,实践中上述退市规则难以执行。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